你的位置:首页 > 23.com

23.com

2019-12-13

23.com独家报道:  “走私商,贩卖可乐,烟草进入艾斯艾斯的控制区,贩卖一些艾斯艾斯掠夺来的艺术品和黄金之类的高价物品,另一个是战斗人员。”  安东耸了耸肩,道:“所以我才说你太软弱了,你这样做是把自己给撇清了,至少在佩特拉哪里,你保住了自己的虚假形象,可是佩特拉会怎样?她会一生都无法摆脱你的阴影,因为你是死了。”  杨逸城沉声道:“巴达迪在摩苏尔,我们有内线在他的身边,但是位置并不固定,可内线时常能接触到巴达迪的行踪。”  安娜斯塔金娜低声道:“抱歉,我们真的不缺钱,你也说了这是一次合作,我们可以慢慢来,虽然时间会长一点,可我们成功后可以把情报卖个天价,但那样做就失去意义了对吗?我们是抱着最大的善意和你谈合作的,你觉得呢?”  格列瓦托夫轻声道:“那么开始谈细节吧,你们掌握了什么?”  情报嘛,时效性可能是最重要的属性了,所以黑魔鬼必将和水组织合作,他们不是没得选,而是没有比水组织更好的选择了。  “为什么黑魔鬼肯帮忙做一件事就是赚大了?他们……”  “但大概位置还可以确定在摩苏尔吧。”  安娜已经把电话挂断了,听不到布莱恩在说什么,安东呼了口气,道:“布莱恩还是对黑魔鬼不服气啊。”  “上次联系是什么时候,什么位置?”  “走私商,贩卖可乐,烟草进入艾斯艾斯的控制区,贩卖一些艾斯艾斯掠夺来的艺术品和黄金之类的高价物品,另一个是战斗人员。”  “同意,可靠很重要,你们的内线很珍贵,我们不能浪费。”  “我明白,你对佩特拉产生了感情,但你又觉得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结果,所以你想离开她,但是你舍不得而且很愧疚,所以你想用一个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坏的方式离开佩特拉,比如你死了,这种事情谁也没有办法对吗?”  情报工作有时候确实需要运气,现在运气站在水组织这边,或许那个内线只是无意中看到了巴达迪,但他就这样找到了巴达迪的行踪,而黑魔鬼可能一年两年都做不到。  情报工作有时候确实需要运气,现在运气站在水组织这边,或许那个内线只是无意中看到了巴达迪,但他就这样找到了巴达迪的行踪,而黑魔鬼可能一年两年都做不到。  安东吸了吸鼻子,道:“是啊,赚大了,能让黑魔鬼无条件的帮助做一件事,肯定是赚了的。”  “但大概位置还可以确定在摩苏尔吧。”  安东无奈的道:“又来,你刚才问过了,我也说过了,你这样太软弱了吧?有这个必要吗?”

23.com独家报道:  安娜斯塔金娜微笑道:“我的坏心情一扫而空,那么谈话进行到这里,我必须开始制定计划了,随时联络。”  安娜斯塔金娜低声道:“抱歉,我们真的不缺钱,你也说了这是一次合作,我们可以慢慢来,虽然时间会长一点,可我们成功后可以把情报卖个天价,但那样做就失去意义了对吗?我们是抱着最大的善意和你谈合作的,你觉得呢?”  “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  格列瓦托夫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他低声道:“明白了,那么……请让我想一想。”  “再联系,给我你的直接联系方式。”  “和安东要就可以,暂时结束通话?”  安娜斯塔金娜马上道:“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我们的内线因为你们的原因暴露了,怎么样?”  “好的。”  安娜斯塔金娜微笑道:“我的坏心情一扫而空,那么谈话进行到这里,我必须开始制定计划了,随时联络。”  安娜斯塔金娜低声道:“抱歉,我们真的不缺钱,你也说了这是一次合作,我们可以慢慢来,虽然时间会长一点,可我们成功后可以把情报卖个天价,但那样做就失去意义了对吗?我们是抱着最大的善意和你谈合作的,你觉得呢?”  电话还没有挂断,杨逸只听安娜的电话里传来了布莱恩的声音。  杨逸城沉声道:“巴达迪在摩苏尔,我们有内线在他的身边,但是位置并不固定,可内线时常能接触到巴达迪的行踪。”  杨逸摆了下手,道:“不重要了,安东,现在我有个重要的问题想要和你好好探讨一下,你觉得,我用假死的方式来脱身怎么样?”  电话还没有挂断,杨逸只听安娜的电话里传来了布莱恩的声音。  “不考虑风险?”  于是杨逸立刻道:“好,合作愉快。”  “再联系,给我你的直接联系方式。”

23.com独家报道:  格列瓦托夫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他低声道:“明白了,那么……请让我想一想。”  杨逸摆了下手,道:“不重要了,安东,现在我有个重要的问题想要和你好好探讨一下,你觉得,我用假死的方式来脱身怎么样?”  如果有时间,黑魔鬼或许能比水组织做的更好,但问题是黑魔鬼现在才几个人了,而且他们缺乏时间。  安东无奈的道:“又来,你刚才问过了,我也说过了,你这样太软弱了吧?有这个必要吗?”  格列瓦托夫挂断了电话,然后安娜斯塔金娜明显的带着笑意道:“这次赚大了,就算内线暴露我们也不亏,当然,能够顺利完成合作是最好的,可我们肯定不会亏。”  “走私商,贩卖可乐,烟草进入艾斯艾斯的控制区,贩卖一些艾斯艾斯掠夺来的艺术品和黄金之类的高价物品,另一个是战斗人员。”  格列娃托夫没有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,他在思索了片刻后,道:“我们的原因,那么我们的承诺依然生效。”  格列娃托夫没有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,他在思索了片刻后,道:“我们的原因,那么我们的承诺依然生效。”  杨逸没有说话,因为他不适合讲条件,于是安娜斯塔金娜马上道:“应该是你开出条件了,因为有安东这层关系,我们愿意将情报给你,但你该有所回报,不是吗?”  “同意,可靠很重要,你们的内线很珍贵,我们不能浪费。”  于是杨逸立刻道:“好,合作愉快。”  “和安东要就可以,暂时结束通话?”  如果有时间,黑魔鬼或许能比水组织做的更好,但问题是黑魔鬼现在才几个人了,而且他们缺乏时间。  杨逸没有说话,因为他不适合讲条件,于是安娜斯塔金娜马上道:“应该是你开出条件了,因为有安东这层关系,我们愿意将情报给你,但你该有所回报,不是吗?”  情报工作有时候确实需要运气,现在运气站在水组织这边,或许那个内线只是无意中看到了巴达迪,但他就这样找到了巴达迪的行踪,而黑魔鬼可能一年两年都做不到。  “我明白,你对佩特拉产生了感情,但你又觉得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结果,所以你想离开她,但是你舍不得而且很愧疚,所以你想用一个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坏的方式离开佩特拉,比如你死了,这种事情谁也没有办法对吗?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